欢迎您来到岳西县图书馆!
北山
浏览次数:1585作者: 春晓大别山发布时间:2014-09-26 16:54

 

   我一直坚信,山水是有灵性的。山水的灵性吸引着无数喜山乐水的人投身于她的怀抱。陶渊明宁肯做一个“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山野村夫,也不愿高居庙堂,为五斗米折腰;李白纵然春风得意,也得闲找空“且放白鹿青崖间,须行即骑访名山”;东坡失意,更是寄情山水,颠簸于“小舟从此逝,江海寄馀生”的漂泊生涯……从古至今,无论是得意还是失意的有识之士,抑或有着闲情逸致的村姑野夫都钟情热爱着灵性十足的山水!
   在我的心目中,就有这样一方灵性十足的山水,牵我情怀!它是有思想的、有深度的、有故事的。它的名字叫——北山。

   北山,是岳西县中关乡的一个村,所以,它是地名。但北山有山有水,山清水秀,所以,它又是灵性十足的山水。有人说,世间的千山万水是造物者用她的五颜六色之笔描绘出来的一幅幅最美丽、最绚烂的画卷,是文人墨客用她的生花妙笔抒写出来的一首首最奇妙最灵动的诗歌和一篇篇语言最精彩内涵最丰富的文章。我觉得,这些话对于北山似乎不贴切。它自然得令人感到平淡,它高耸得令人感到古朴,平凡的山,平实的水,一切都是原生态。它座落在大别山深处海拔千米之上,常年云雾缭绕,四季秀水长流。但,从古至今,没有多少文人墨客或者造物者来描绘它抒写它,也没有多少画家或摄影家来点缀它影印它,没有谁来刻意赞美它。它一直默默无闻,坚守着自己,把灵性融入高耸的云端,把思想深埋大别山的腹部,沉淀着属于自己的故事。

   北山的山,虽说不算博大而精深,但绝对算得上深邃而苍茫,它立于大别山深处的崇山峻岭之中,层次突兀,峰巅入云,茫茫于野。一条县级公路从中关乡延伸而来,沿着蜿蜒的山谷,一直深入到北山的腹部。在北山的腹地里行走,就是在山的身体上行走,就是在和山做灵动的对话。那如黛的青峰,恰似兄弟一样手拉着手,在蓝天白云之间并肩高耸,在它的脚下行走,会自然而然地降低身段,心生一种仰望和敬畏;是的,这连绵不绝紧密相连的北山,多么像当年北山的父老兄弟,为了新中国的解放而并肩战斗的雄姿;伟岸、不屈、坚强而郁郁葱葱。而谷底连绵的梯田,层层叠叠,春来一片绿,秋来一片黄,那是自然的大地之画,是这里一代代山民的汗水结晶和沉甸甸的希望。田垄间茁壮成长的乌桕树,夏天一片阴凉,秋天一片火红,那是这里火热生活的折射和映照,更像是当年北山暴动时红军手中的火把,或像是烈士的鲜血染就的旗帜。白亮亮的公路,绿油油的禾苗,金灿灿的谷物,红艳艳的乌桕……无不撩动行者的诗兴。这些诗情画意,又何须文人墨客去描绘抒写?北山,本就一篇大自然写就的文章,你只要任意地去读就行了。
   北山的水,算不得秀丽,但同样蕴含着自然之美,它不舍昼夜地给一辈子也走不出去的北山以灵气和温软。从沟沟壑壑的山涧中汇聚而来的山泉,或点点滴滴叮咚有声,或涓涓细流浅吟低唱,一年四季,从不干枯断流。北山虽高,却适合水土涵养,石缝间、草丛中,湿湿的,顺手一抠,就是一小股水流。小水流和北山人一样也有雄心壮志,一股一股地凝聚在一起,形成溪流,哗哗啦啦流出山外,汇入支流,形成急流,奔向大海。特别是雨后的小溪,一下子壮大,在山涧奔腾跳跃,忽左忽右,忽隐忽现,忽聚忽散,忽大忽小,真正让你见识“易涨易退山溪水”的自然法则。北山的早晚,大多笼罩在飘逸的白雾里,或浓或淡的白雾给北山滋润养颜,于是满山碧绿,百鸟和鸣;潺潺的溪水越坡过涧,润山润田润地,也润柔情。北山的水像北山的女人,多情而温婉;呵护着北山的伟岸;北山的水像北山的母亲,仁慈而宽厚,喂养着北山的磅礴。正因有着如水柔情的北山女人、宽厚仁慈的北山母亲,才滋养出北山当年的勇士、当今的智者。当年北山那么多的仁人志士,为民族解放人民幸福做出了巨大牺牲和卓越贡献,奠定了“请水寨暴动”红色根据地的基础;现在的北山人走南闯北,搏击长空,遨游商海,创造出了辉煌的“湖商”经验。北山的水,用它的微澜,轻轻唤醒沉睡的山峦;用它的涟漪,缓缓扣响冷峻的山岩,谱唱出历史的长曲和现代的高歌。

   所以,我一直觉得,北山的山水是有灵性的,北山的故事多、思想深。它虽然没有白居易描述的“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的绚烂多彩,但有苏东坡抒怀的“水光潋艳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的清幽淡雅;虽没有王勃赞叹的“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壮美奇丽,但有欧阳修所说的“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的聪明睿智。清朝诗人熊应吉经过北山(以前叫沙村)时,为北山山水所感染,欣然命笔《七律.过沙村》:“行到云深别有天,沙村古室静相连。高山峰拥千年画,小涧泉鸣十里弦。柯烂石堆樵子路,饭香火出野人烟。桃园一柱西流水,渔父寻津好系船。”
    北山虽不名,同样陶冶人!
    诗人说得朴实。徜徉于北山的青山绿水之间,闻花香,听鸟语,观云海,赏秋色,看古屋,走樵路,望炊烟,觅知音……如此,心便是宁静的,也是淡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