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岳西县图书馆!
默然浅爱
浏览次数:2085作者: 许金霞发布时间:2012-05-20 16:37

默然浅爱

向晚时分,疾走在环城的滨河路,明明暗暗的灯,照亮山城的夜空,隐约看得清行人的面孔。穿梭的人流中,有些是刚从酒店的饭局身退,微红的脸和酒后的气息分明。大多是黄昏练,健身或减肥,三三两两,结伴的多,独行的也不少。

春天的黄昏,的确是适宜饭后百步走的。日光悠长,而花草蓬勃,空气中盈满甜美的清新气息。傍河行走,微凉的夜风温柔地佛过面颊与发稍,摆动杨柳的袅袅腰肢,淡蓝色的河水也轻荡微波,一漾一漾的,弹起温婉的小夜曲,轻轻哄着小城枕月入眠。

心宁静,溯回到青春年少的季节。细细密密的情愫,如春花轻轻吐蕊,在风中做着玫瑰色的梦。同窗的友谊,最是芬芳的记忆。稚气纯真的脸,向日葵般饱满坦诚,没有世俗的复杂,没有利益的斗争,最大的阴谋是有人无声早起,悄然出门,占据一个好的晨读角落,多背几个英语单词。

年华如沙,在指缝无声疏漏,各自忙碌安身,少有几多联络。偶有消息,亦只轻听淡问,仿佛远方的亲戚,情在而人疏。哪怕心腔里一团火燃得哔哔剥剥,也终究只是夹在相册里的一枚枫叶,在时间里渐渐泛了黄。待再见面,却只剩了灰烬的余热,谈起往事,竟仿佛前世,遥而难及。

而当我在晚风中陶醉,在超市的柜组全神贯注地挑三选四,亦或赶在行色匆匆的街头,眼角的余光不经意扫瞄进久违的身影,我定然驻足确认。意外的相逢格外惊喜,呀,原来是你!不胜的雀跃欢愉。虽久未联络,不曾呼应,但“你念,或者不念我//情就在那里,不来不去//你爱,或者不爱我//爱就在那里,不增不减。……默然相爱,寂静欢喜”!

同窗友谊是一束美丽的塑料花,即使在时空里积了尘,也永不会凋谢,扫一扫,会焕然一新。而社交的友情则是一季脆弱的鲜花,不仅要小心呵护,还要懂得她的生长习性,是喜阴还是向阳,是耐旱还是保湿,稍稍懒散粗心就会凋零,徒留叹息。我喜爱鲜花,却屡养不成功,徒然看着她迅速枯萎而无能为力。在美容沙龙里,覆满深灰藻泥也看得出精致的一张鬼脸上,传出轻幽的叹息:我渴望友情,遍求患难与共的姐妹情深,然而……多么难!

也不是身边缺少人群。城小路窄,各色聚会上,团体活动中,健身会所里,美容瘦身房,频频相遇不相识,就算聊得投机,也藏着家底,不涉人际,就事论事,可有可无的言辞,权当闲时剥一方口香糖,丢在嘴里,打发无聊时光。

友情是多么奢侈的东西,贵就贵在一“懂”字,谁又轻易懂得谁的心?藻泥女却只担心:“交友如寻找合作伙伴,有风险,费精力,最怕不慎引狼入室。都说闺蜜是潜伏在身边的亲密敌人,不能不防一手,更何况半路朋友?”显然是被伤到过。

历来推崇如水之交,不刻意追求。就像每晚在河畔散心散步,遇见友人,携手言欢很不错,却不必打电话约来约去,硬要拉扯上一两个伴,把很轻松的一件事弄得麻烦。味浓了总容易腻,何况添加剂又不能多吃,淡水最好,随意而包容,有杂质也能沉淀,不激烈,也无伤害。